收藏家---残酷的江湖

发表于 2017-11-1 21:49 雅昌艺术网

“疯子买,疯子卖,疯子在等待;傻子买,傻子在买,傻子在等待。”这是文化部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专家王敬之,对当前艺术市场的评价。
  “其实所有人必然要从疯傻阶段走过来,幸运的是我疯傻的时间不长。”王敬之说。他很幸运,第一次买玉,就拣了个“大漏”。


  十几年前,在上海城隍庙的一个古玩摊上,王敬之看上了一个玉如意,摊主开价800元,这相当于他半年工资。他咬牙买了下来。第二天,他请一个收藏专家给他“掌眼”,专家用小刀轻划三下,看是否“吃刀”(一种鉴玉方法:玉硬度是6~6.5度,钢刀硬度是5度,如是真玉,不会被刀划出印记),结果,三道划痕赫然而出。王敬之一身冷汗,专家说:“这是块滑石,亏了。”
  近乎绝望的王敬之又找到古玉鉴藏家姚增寿先生,老先生用放大镜在强灯光下看了好一会儿,又问了价格,说:“你捡便宜了,这是和田玉。”
  王敬之有些发蒙:“那为什么吃刀?”姚增寿说:“玉在土里埋久,就会变软。需要‘盘玉’,恢复玉性。”
  所谓的“盘玉”,有“文盘”、“武盘”和“意盘”三种。文盘是放在手里摩擦;武盘就是煮玉;意盘就是想着玉的十一种美德,一边用手摩擦着玉,用“心”盘玉。过去有钱人“文盘”都让下人贴身戴玉两年,然后拿旧白布彻夜不停地擦玉,玉被擦得滚烫,就会把以前“沁”进去的杂质“吐”出来。
  王敬之按姚先生指导,用开水煮,每次煮完,玉都如凝脂一样油润,冷却了却又恢复原样。王敬之又用棕老虎(棕刷)擦玉,恢复玉性。“武盘”了一个月,玉如意终于脱胎换骨,原本灰蒙蒙的玉变得晶莹洁白,刀也刻不动了。王敬之由此感觉到玩玉的神奇,毅然将多年辛苦收集的陶瓷、字画卖掉,走上了玩玉的道路。

  收藏,你玩得起吗?

  并不是每人都有王敬之这么有运气,能得名家指点,但王敬之觉得最重要的还是“用心”二字,没有心,只能做一辈子外行。




  王敬之把对收藏玉器的认识总结为三点:一是缘分,每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收藏,收藏要和自己的性情相近,所谓天人合一;二是文化;毛主席说,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,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。很多朋友和王敬之几乎同时出道,但二十年过去了,还是满架假石头,没有丝毫长进,吃亏就吃在没文化上。
  一次,一个收藏家给他看一个和田玉,自估价为5000万。王敬之开门见山:这不是和田玉,而是现在流行的石性很重的代用品。它器型很乱:从左至右,雕的马是汉马;汉马上骑着一个军官,却是明朝的;后面两个吹鼓手,是汉朝的;再后面四个轿夫,衣上云纹是春秋的,轿盖上的拐子龙是明朝的,轿里的官员头戴瓜皮帽,身上一个补服,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时代出现补服,一个明代一个清代……典型的信息紊乱。
  “这个收藏家一屋子全是假田黄,假玉,我一件件跟他说道理。他脸红一阵白一阵,最后放声痛哭,其实我这么说也是为他好,为了收藏,他都快把房子卖了。我希望他别玩太大,给自己留条后路。”后来,王敬之接到那个朋友的妻子电话得知,王敬之走后,这个收藏家就中风瘫痪了。
  王敬之非常难过:不说,眼看着他往火坑里跳;说吧,他又如何承受二十年来辛苦收藏是一堆废石的残酷现实?
  三是灵性,就是触类旁通的能力。这几年常有已故收藏家的家属,请王敬之鉴定古玉。遗嘱里,收藏家动辄说他的玉价值上亿,,可最后一看,全是假的,根本值不了几个钱。
  “没法形容那些充满期冀和欲望的脸,在我说出结果后,一瞬间的那种灰暗。”王敬之说:“我有时真恨自己。我毁灭的不只是亿万遗产,也是这个收藏家的名誉啊!”原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案发后,王敬之被请去鉴定他的收藏。满满一密室的藏品,基本都是假货!现在王敬之很怕为屏蔽词语做鉴定,托关系走条子的人,辛苦买的古董,如果是赝品,因为他一句话,可能让一个几千人的厂子没活路了。
  鉴定一块玉,专家都会出错,何况一般的收藏者呢?王敬之觉得,如果没有真正的实力,最好不要毫无准备地进入这一行,它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玩,有时甚至很残酷。王敬之深有感慨。

  收藏可成癖,不可生痴

  王敬之收藏二十多年,深深感受到,收藏境界是一种智慧。很多人就输在过于痴迷,陷入偏执之中。
  王敬之说,田黄鉴定就是细、结、温、润、凝、腻六字诀。细,是石分子非常细腻,高倍放大镜都看不出颗粒;结,是石头结合很紧致;温,是石性温和,寒冬腊月,手握也有温和的感觉;润,是石上生泉,是握手心里时间长了,会有水珠;凝是果冻状;腻是如凝脂。一目了然的现实,很多人不肯面对,不肯放弃,总想是不是“漏”?是不是特例?到最后就是偏执。
  王敬之遇到太多人拿着书告诉他:看我的玉文饰和图里一模一样,怎会是假?如果书里都是假玉,这不是缘木求鱼吗?王敬之建议好多朋友买《中国出土玉器全集》这样正规的书。但他们,就喜欢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书,因为那些书里的假玉,他家里都有啊!辛辛苦苦挣的几千万,又辛辛苦苦丢出去了,这样的事比比皆是。后来王敬之遇到国家扶贫领导小组组长,开玩笑说,这些买玉人都应该归你管。
  玩收藏,最重要的是把心态端正了,王敬之见过很多事业上成功的人,容易膨胀,以为在事业上成功了,在收藏上也可以呼风唤雨,结果就瞎买东西。有个四川家具商,把企业做到全国第三大,他请王敬之过去鉴定,还吹牛:价值3000万的玉,别人给他一千万欧元,都不卖。但王敬之的回答是:“很遗憾,从一楼到四楼,没有一件是真的。”
  老板的脸立刻就白了,这些玉花了他1个亿,都是专家鉴定的。王敬之了解后知道,都是一些业内著名“屏蔽词语专家”,专家都是老板身边信任的人介绍来的,估计亲信们为此发了一笔。
  对这种玩收藏的人,王敬之下鉴定最痛快。他们本心并不真正爱收藏,目的主要是炫耀,以及一夜暴富心态的延续,他们的成功是个奇迹,会沉迷于自己的直觉。他们没有审美能力,没有知识储备,甚至并不爱他收藏的东西,他们成了艺术市场泡沫的永动机。
  现在,潘家园已是个庞大的产业链:生产、运输、销售,养活不知多少农民。王敬之认识摆地摊的河南两兄弟,早两年穷得住地下室,现在在古玩城开了两家店,
  豪宅汽车都有了。后来王敬之也想通了,对那些炫富的人,这就算是劫富济贫吧。

  吹个球,吹个大气球

  “其实泡沫不是微观的,而是一种宏观现象。”对2007年艺术市场进行深入调查后,文化部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主任的李彦军深有感触。
  据他粗略统计,2007年100多家拍卖公司,拍卖各类官窑瓷竟达20000余件。上场的瓷中官窑数量超过民窑的,很多官窑瓷起拍价大大低于民窑瓷器!有的100块钱起拍,有的两三千块起拍,民窑起拍价起码五六万,有人形容这种拍卖为“景德镇仿古陶瓷展”。
  官窑瓷以皇家贵族定制、数量少、做工精细而名贵,官窑瓷大多被收藏于北京故宫、台北故宫、上海博物馆、南京博物院等几处。八国联军抢走一部分,屏蔽词语初太监偷拿一部分、王公贵族得皇帝赏赐后流落一部分,还有一些残品,总共加起来,流落民间的乾隆以前的官窑精品存量不过三四千件,不会像普通商品那样广为流通,哪来每年数以万计的官窑瓷?”


  一年上场一两万件官窑这是什么概念?

  现在,全国收藏有五大名窑、元青花、釉里红、明清官窑瓷器者,竟达30万人左右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陶瓷最多,其总数也不过35万件。李彦军认为,官窑瓷器从整体上看在2006年就开始一路下滑,至2007年出现更大下跌,泡沫开始呈现破灭趋势。
  另一个已经陷入唱“唱国歌的”是和田玉。“一米高的和田玉两件才卖2000块钱,还号称是宫廷的,如果是真和田玉,这么大个,起码要有几百万!”李彦军说起近几年屡见不鲜的“跳水”价,非常无奈。
  2005年和田玉年产量只有200公斤籽料,现在一个拍场就能拍出一吨。这因为有同等玉料大量开采,稀释了和田玉的价格。青海玉上个世纪90年代初被开采,现年产量可达2000吨,它与和田白玉区别较小,其润度、硬度也几乎完全一致,运用科技手段检测,与和田玉结果一致,皆为软玉系统。其中的微妙差别,不是真正专家很难发现。
  一些不负责任的检测机构,在检测青海玉、俄罗斯玉时,在检测证书上标明“和田玉”的做法,加之拍卖公司的误导,上当者不计其数,这就是近几年“和田玉”泛滥的根本原因。
  古代历来有珍珠财宝、钻石玛瑙之说,现在由于探矿设备的先进,玛瑙矿可以用推土机推,玛瑙从此毫无价值。和田玉现在正在处于玛瑙当年的境遇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劣币驱逐良币”。
  即使如此,很多藏家还陷入痴迷中不可自拔,有时李彦军甚至不用看,就知道藏家玉的成色,不是他托大,但有时鉴别工作竟成了算术问题。
  前不久,在杭州,有收藏家骄傲地告诉李彦军:他有8万件红山玉。李彦军说:“瀚海拍过一件红山玉猪龙,估价两千万,最低一件也150万,你有8万件?全世界红山玉不会跑你一家,这你承认吧,一半你也不可能占有吧?一个新石器的墓葬有几个特征,一没有金属,探测器不容易发现;二是红山墓没有封土和标志,地面特征也不明显;三是红山玉地区多是石块底层,洛阳铲不易发现。新石器玉都是帝王墓才出,平均一个墓不过20件。按上限算,50件一个墓,得挖掘1600个诸侯王的墓才能有你这个量啊,而且还都要跑到你家来。就算这些虚幻的事是真的,你看过艺术市场起价几百万的东西,会是数以万计吗?你屏蔽词语信这些玉可以值几十个亿?有多大可能性?”这下他也明白了,低头不语。李彦军接着说:“不用说,你的玉肯定是越买越多,他们今天给你批发一堆,明天又一堆,而且越卖来越便宜。”那收藏家说:“你怎么知道?就是这样啊!”李彦军说:“电话那头是工厂啊,你要多少他有多少!”

  李彦军最后说:索罗斯说过,一杯啤酒总会有半杯泡沫在里面。如果十年后,回顾我们这段时期,也许就用:“泡沫时代” 四个字形容了。泡沫在入口时有酒香,可留下的只有一场空,想要喝到真正的啤酒,需要我们有起码的理性,首先从会算算术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