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文学当对得起“文学”二字


  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——持续翻船在公序良俗底线上网络文学站点还不少。

  近日,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了咪咕阅读、天翼阅读、网易文学、红袖添香网、起点中文网、追书神器、爱奇艺文学等12家企业,对近期发现的网络文学内容低俗问题,提出严肃批评,责令全面整改,要求相关单位立即下架存在问题的网络小说,停办征文活动,清理低俗宣传推介内容,健全内容把关机制。

  如果说言情剧甜得发齁也是种罪的话,那么,低俗得天花乱坠的各类网文怕是早就病入膏肓。叫人大跌眼镜的是,即便迄今,仍有不少网文站点在法外之地“裸奔”——部分网站仍充斥低俗标题或配图,一些网站在小说简介上刻意通过带有暗示性、挑逗性、刺激性内容诱导用户;有的网站设置“主编推荐”“全网热销”栏目,大量推介模式雷同、情节荒诞的作品;有的网站开展“一夜暴富”征文活动,宣扬拜金主义、享乐主义;个别网站为逃避平台内容审查责任,利用平台引流、使用即时聊天工具传播淫秽色情内容……

  如此这般,叫人恍惚有种“虱子多了不怕痒”的错觉。这些被多次约谈、多次诫勉的头部网文平台,为什么在哪儿跌倒后死心塌地还在哪儿跌下去?

  一切反常之妖,必有如常之说。流量为王、算法作伥,“挣快钱”的路子自然必须灰黑。

  有个背景不得不提:据CNNIC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称,截至2018年12月,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.32亿,占网民总体的52.1%。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.1亿,占手机网民的50.2%。截至2017年年底,45家主要文学网站的原创作品总量超过1646万种,年新增作品超过233万部。正因为这是个盆满钵满的庞大市场,因此无数人投身其间,而其中作奸犯科者并不急于悔改。5月下旬,起点中文网与晋江文学城网站接连被要求整改。然而即便如此,同样的问题依然普遍性存在几乎同样的地方。

  轻量级的问题,是题文不符的过度营销:以诱惑性的标题吸引网民点入,以擦边球内容让网民入局。重量级的问题,是内容的低俗与违法,乃至抄袭和拼凑。近期,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对《锦绣未央》小说涉嫌抄袭案进行一审宣判,裁定《锦绣未央》抄袭行为成立。如此赚得金山银山的大IP竟然是“抄袭之作”,若不能严刑峻法以儆效尤,大概必会带坏整个网络文学的风习。至于三俗等问题,网文恐怕更不能成为灰黑文字的“避难所”与“安全屋”。

  网文当然不等于“小黄文”,《甄嬛传》《何以笙箫默》等网络文学成为现象级作品,在文化创意产业的链条之上,网络文学亦有着高质量的价值追寻。走出国门的网络文学,不仅是国人美好精神生活的食粮,更是世界文化发展的一朵奇葩。从小众文学品类到中国“网络文学+”大会,网文被“正名”的关键,在于“其身正”,在于引导规范。近年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《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和文化部的《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》等诸多政策文件,皆在为网文事业和产业发展构架了良好的政策环境和创新空间。只是,包容不等于放任、鼓励不等于骄纵,越是体量庞大而乱象丛生,越要厘清边界、底线严明。

  网文的问题,固然有作者、读者的问题,最核心的还是平台的责任。诲淫诲盗的作品都能堂而皇之“推荐”开去,这样的平台,显然不是“约谈”就能解决问题的。一方面,需要将专项治理强化为常态监管,不让任何平台存在一分侥幸心理;另一方面,还是要雷霆整治、杀鸡儆猴,该按下暂停键的就要坚决按下暂停键,该关门打烊的也绝不能心慈手软。如果总是建议或者督促、缺乏红牌退场的罚单,恐怕终究难以构建起有威慑力的罚则体系。

  网络文学当对得起“文学”二字。不过,这个常识不是苦口婆心教育出来的,还得仰仗有序有为的监管制度。(邓海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