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璞归真 写出中国书法的高古之意

    2019年07月19日 13:51:11 来源:四川日报 记者 吴晓铃 编辑:粟蓓

汉代画像石拓片与魏学峰书法的结合。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供图

  7月11日,《魏学峰的艺术》展在成都杜甫草堂揭幕。这是一场特别的书法展,作者魏学峰将石刻拓印、书法和传统绘画融为一体,让汉代石刻的博大沉雄、花草绘画的清雅以及书法的神采丰沃融为一体,带来不一样的高古之美。
    
  新探索
  
  让金石研究和绘画与书法相融
  
  魏学峰,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。他通文史、精画论,在美术史及美术考古研究等方面成就突出。他的书法造诣颇高,其书古拙雄放、深秀典雅,百岁老书画家孙其峰称其“自出手眼”,书法篆刻大家韩天衡赞其“与南阜(高凤翰)有异曲同工之妙”。
  
  此次展出的作品,魏学峰在形式上做了大胆尝试:在秦砖汉瓦的拓片之上,将刻石与用印、书法与绘画、率真与自然结合,流露出浓浓的文人书风和恬淡浪漫的心境。
  
  “书法、绘画和印的结合,原本就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样子。”魏学峰说,现在很多画家接受的是西方教育,造型的基础是素描而非书法的线条美,因此书法和绘画渐渐割裂。不过,线条是表现律动的最好符号,不仅好的书法作品有一种韵律之美,极少使用色彩的中国绘画,同样可以无色而有图画的灿烂,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。为此,他把书画相融,书法条幅中有枯峻的山石,有设色淡雅的花草。他还把金石学与书法相融:在汉代画像砖、摩崖石刻题记等拓片之上,用书法写下自己的研究解读。
  
  为了这个新的艺术形式,魏学峰请来最好的拓片师傅,将自己多年来从河南、山东、浙江、安徽以及四川等地收集的数百件东汉画像砖进行拓印。在汉代车马出行图下,他写下汉代车马出行的规格、王公贵族拜谒的形式;在西王母画像石砖各种吉祥的图案下,则是关于汉代升仙思想的解读;古代的鼎,他用全形拓的形式拓下来放在书法最上端;汉砖拓片则拼成“花盆”在中间作画,古代文化的信息和书法绘画艺术进行嫁接。
  
  因为过程繁复,魏学峰在大约一年半的时间里,只创作了140多幅作品,“因为我要先进行金石研究,再查阅相关史料,最后才将心得成文。”这种别出心裁的形式,让观众耳目一新。
  
  新呈现
  
  抛弃炫技回归本真
  
  在很多观众看来,魏学峰此次展出的书法作品,“整体看上去舒服,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字体。”这其实是魏学峰主动对书写技法的一种抛弃。
  
  魏学峰的祖父和父亲都写得一手好字。受其影响,魏学峰从7岁开始习字,因为幼年患疾,右体被残之故,只有左手握笔,照样凭借一股韧劲儿练成一手好字。从中学开始,他就临摹历代名家碑帖,17岁参加全省书法大赛,以古拙苍劲的书法震惊评委,夺得一等奖。他的左笔,也从此在全国书坛崭露头角。20岁时,魏学峰就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,并且还是第一个以书法理论角度获得中国书法“书谱奖”和巴蜀文艺基金奖的书法家。
  
  不过,那时的魏学峰为证明自己,书法也免不了炫技。艺术评论家林木曾指出,“学峰的书法别出心裁,从汉隶的古拙平正出之,而融入行书的潇洒。其书法之精到别致处在于,其书既具有碑刻古拙厚重之长,又因结体的自由奇崛而有灵动诙诡之态……”然而现在,魏学峰更多地把书法当成历练情操和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。他的书法线条就是简单的中锋行笔。“这是我向往的一种境界。”魏学峰说,他希望自己的书写能保持中国文化的一种清气,“不为证明自己,不为拿奖的功利。”有人笑称这和弘一大师有些相似。弘一大师出家前写魏碑,出家后也是字体轮廓全无,“这不是技法的丢失,而是内心的转换。现在的我也已不需要技法来修饰书写,所以字也越来越简单,古拙、清逸兼而有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