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可染《万水千山》2.07亿元


(雅昌艺术网讯)《万水千山》堪称是李可染一生写生山水的集合,也是李家山水范式的滥觞,融进了李可染平生经历,也揭秘了李可染的人生情调。

imbEozJR3pX3hHzavRelYYz9oZPwjhFpT1UweFAQ.jpg

李可染  《万水千山》 1964年作  97×143 cm

成交价:2.07亿元

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

12月2日晚,北京保利2019年秋拍近现代书画夜场在四季酒店举槌拍卖,这张万众瞩目的李可染《万水千山》首次在市场中拍卖,现场以9800万元起拍,委托席随即应价,场内后排直接叫价1亿,1.2亿、1.3亿、1.35亿元,杀出一位现场新买家,以一口一千万的竞价阶梯交替上升,最终是以1.8亿元落槌,加佣金以2.07亿元成交,这也是李可染目前第二高价的作品,仅次于北京保利在2012年春拍中以2.9325亿元拍出的《万山红遍》。

《万水千山》:李可染表现伟人诗意的中国新山水画代表作

毛主席的诗句,也是意境很深的。古人说“缘物寄情”,写景就是写情,诗画有意境,就有了灵魂。写景是为了要写情,这一点,在中国优秀诗人和画家心里一直是很明确的,无论写诗、作画,都要求站得高于现实,这样来观察、认识现实,才可能全面深入。 

——李可染

Ni4lF2BxO94BA905517QRMVooKEWOnizXXsdxMRo.jpg

创作中的李可染

1964年,毛泽东诗词37首发表之后,一时间“毛泽东诗意画”蔚然成风。毛泽东的诗歌常常都有意象性的诗句,给人以想象的空间,而由此引发的想象往往能够突破时空的限制,其视点很高,故有磅礡之气象。当李可染进入“毛泽东诗意山水画”创作时,他不仅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写生经验,而且已从传统的笔墨中走出,他经历了一番刻苦的磨砺,在传统中国画现代变革实践的夹缝中挺立而出。

fdYkbwfGeBjXxRlSMOKH2zv00wMZsD1taR4NqXkR.jpg

李可染  《长征》  1959年作  国家博物馆藏

60年代初,李可染纵行南北,总结“采一炼十”四字语,带动创作实践;一种不同于水墨写生的山水新图式,随之应运而生。“采一炼十”自励语,在于把“写生”看作面对大自然,去采集原生态矿石。把“创作”视为“百炼钢化绕指柔”,高度提炼、纯化的过程。这一新的美学主张,作为李可染山水艺术体系的核心思想,构成他革新、变法,推出一系列杰作的理论基础。《万水千山》在李可染“为祖国河山立传”的山水革新历程中,具有无可取代的美学与史学双重价值。

《万水千山》: 直追宋元绘画传统与西方现代艺术

《万水千山》是雄浑的,激昂的,是画家自身爱国热情的物化。沿袭了宋代山水画的“正大气象”并独创“李家山水”,这种全景式构图,体现出一种雄浑,一种苍郁,更有一种宽博。《万水千山》以红色为主调,庄重热烈、大气磅礡。雄浑苍莽的山川气势磅礡,顶天立地,连绵的山川是“苍山如海”的写实。赭石、朱砂、浓墨的使用让画面效果格外强烈,视觉魅力非凡。

gpFIAWbCfdg3LkQkZm7x4hZG6cJb82ukTBZ89jDB.jpg

(图左)范宽 溪山行旅图

(图右)李可染 万水千山  局部

李可染运用光影表现时,在山峰的一侧边缘处会留白,相当于是反光,也是虚的地方,另一侧用墨勾勒,属于实的地方,一座山的两侧有虚有实,这种强弱节奏的变化,从而使得山的体积感更明显,从整体来看效果更加的深邃。

《万水千山》不仅是山川面貌的感受再现,也是长征精神的具象再现,为祖国河山构了全新的艺术形象。承载着一个民族根脉里所蓄养的自尊、自豪、自强的傲骨嶙峋的艺术家的民族文化渗透与积淀。

《万水千山》:媲美李可染画作拍卖纪录《万山红遍》

自1959年李可染创作了第一张“毛泽东诗意”——《六盘山》后,1962—1964年李可染反复涉足毛泽东诗意山水画这一创作领域,创作热情一直保持到80年代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红色题材就是《万山红遍》系列(7幅)以及《万水千山》。《万山红遍》与《万水千山》不仅仅是对山川景色的刻画描绘,更被赋予了特殊的时代内涵和历史使命,代表了此类艺术作品的最好艺术水平。

Txizgu7yoXveSvIevGg91IRzs9bx138pqtXla160.jpg

(图左) 李可染 万山红遍 北京保利2012年春拍2.9亿元人民币成交  

(图右)李可染 万水千山

2007年是李可染先生诞辰100周年,在李可染作品展览会上,有一幅作品非常引人注目。作于1964年的《万水千山》是李可染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30周年而作,画的尺幅为97.5×142.5厘米,大约12.58平尺。虽是一幅山水,但其间绘有100多位人物,都是红军战士。在设色上,可染先生用了朱砂和赭石,因此画面主色调为红色。这幅李可染山水画中的精品,曾多次发表过,从80年代开始就屡有著录,近年来出有挂历,在可染先生诞辰百年的画集里,这幅画也著录其中。